|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997997藏宝阁
朱玉辰:实现部分大宗商品定价权落地亚洲 最终回到中国
发布时间:2019-09-29        浏览次数:        
 

  和讯期货消息 4月20-21日,由中国期货业协会主办的第十二届中国期货分析师暨场外衍生品论坛将在杭州黄龙饭店召开。21日下午,由南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交通银行601328股吧)股份有限公司承办的“大宗商品—“一带一路”倡议与国际定价权”分论坛召开。

  APEX亚太交易所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朱玉辰表示,中国的期货市场经过25、26年的发展,目前有了一定的规模,并有了一定的市场地位,个别大宗商品市场交易量上已经成为世界第一。此外,很多行业开始学会利用期货市场保值,开始深入研究行业风险管理的各个方面,穿透力最强最大的是油脂行业。

  “眼前的场景是我们如何突破期货市场国际化,把中国在期货市场这种能量有效释放出去。”他认为,当前期货市场对外的影响力,对外的开放的步伐还是相当有局限的。

  朱玉辰表示,很高兴看到中国期货市场国际化,各交易所也在积极推进期货交易所国际化。

  他指出,亚太交易所在新加坡经过了近两年的筹备,是新加坡历史上第一家中国人办的交易所,全世界也是中国人第一次走到海外去建交易所。谈到亚太交易所的定位,他指出,第一个定位是国内交易所在离岸市场的一个试验田和实验池;第二,是推动“一带一路”的建设;第三,最终的任务是经过若干年的准备,实现部分大宗商品定价权落地亚洲,最终回到中国。

  朱玉辰:谢谢各位,非常容幸来到这个论坛,看到这么多的熟悉面孔,看到这么多的新老朋友,我有回家的感觉。在我整个工作生涯当中,除了在浦发银行600000股吧)做行长之外剩下的时间都在期货行业当中,建下了深厚的友谊,所以见到兄弟姐妹们非常开心。

  今天我就讲一个小的场景,讲几个瞬间来观察一下我们下一步在国际市场当中如何走,如何探索。

  第一个历史瞬间:1989年,我是作为中国第一人到芝加哥去学习,先到CME,后到CBOT进行工作学习。我去芝加哥的交易所学习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新闻,1983,我们在街上看到外国人会围观。1989年,我去芝加哥被洋人看了。期货市场最能代表资本市场,中国人是社会主义为什么来学期货,电视机每天放的是广场的那些画面,所以中国大使馆鼓励我多学习建立机制,为什么要在那学习,我学习本身就代表中国会继续走改革开放。所以开了几次记者招待会,我当时用了很笨拙的英语,但基本讲明白我是来学习期货的,他们非常好奇,采访就在当地的报纸上、杂志上连续登我来学习这件事情,他们选了一个题目,《北京烤鸭讲期货》。他知道中国的商品只有北京烤鸭。所以都以这个题目来报道,我看到芝加哥大街上的报纸有我学习的篇幅,我在那学习的第一天,就学习公开喊价,他们跟我说这就是大豆小麦玉米的全球交易中心。这里每个价格变动就代表全球的价格变动,包括我来自的中国,中国的粮食价格变动也和他们息息相关。我当时真不理解,你搭一个池子,几百人,几千人在喊价,乱糟糟的,成交都看不清楚,为什么你可以定价。但他们确实是影响到了全球商品的价格变化。

  1848年,马克斯写宣言,也在那一年诞生。美国人给当时在那的中国人,我估计有99%以上的人有一张绿卡,彩霸王香港挂图但其渗透性不如传统艾灸。,当时这是救命稻草,自闭症孩子走失好心人助其回家。很多人在那个时候就留下了。我经历了在美国的学习还是毅然决然回到了中国。我回国后就开始从事期货市场的建设,主要从事期货交易所的建设,第一个干的项目是这个。当时是把批发市场引进期货市场。又过了若干年大连交易所的大豆和玉米交易开始活跃起来。芝加哥交易所的同事也感觉没过多少年,你当年在我们这学习,在我学最基本的知识,回到中国能做成大连交易所。大连交易所的价格还能对芝加哥的价格有所影响,所以他们很震撼和钦佩。

  我有一次和大连交易所这帮同事去芝加哥访问,是一个冬天,芝加哥很冷下着大雪,我看见交易所的门前为了我去老远挂了五星红旗,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在芝加哥的华尔街中心点飘扬五星红旗欢迎大连这帮人来,那个感觉非常自豪和感动。确实美国人也感觉中国有期货市场,不是北京烤鸭上期货,确实有大豆在上期货,这是一个历史瞬间。

  那么我们国家的期货市场经过25、26年的发展,目前有了一定的规模,有了这么一个市场地位,个别大宗商品市场我们从交易量上讲我们能成为世界第一,但这个第一比较角度有限。我们是十个单位商品一手,芝加哥的一手相当于我们的十三手,去掉这个量我们至少是全球大宗商品交易量第二大的国度。

  那么很多行业开始学会利用期货市场保值,开始深入研究行业风险管理的各个方面。穿透力最强最大的是油脂行业,油脂行业离开期货市场就不知道怎么做买卖了,油脂行业的管理比较痛苦,白天在工厂里工作,晚上两三点钟还要盯盘。我们有一个心愿如果有一天我们白天交易,我们晚上好好睡觉,让欧美人白天工作,晚上也起床看中国的盘子。显然我们有了一定的交易量,我们有了相当的影响力,但是我们还不是国际定价体系,我们还是主要以国内交易为主的市场。

  眼前的场景是我们如何突破期货市场国际化,把中国在期货市场这种能量有效释放出去。总书记倡导“一带一路”,总书记讲我们正在走向世界舞台中央,可是我们期货市场对外的影响力,对外的开放的步伐还是相当有局限。为什么这样?全球大宗商品的现货交易中心已经转到了中国,已经转到了亚洲,铁矿石中国进口量占世界的70%,大豆中国进口去年9500万,今年超过1亿吨。大豆是一个比重很轻的产品,特别大的一艘船,那个船的规模可以像航空母舰这么大才能装5万吨,1亿吨需要多少船从南美洲开往中国。还有石油有色金属,我们都是全球第一大买家。全球70亿人,40亿人在亚洲,大宗商品的消费和贸易这个中心已经在亚洲,已经在中国。但是我们的期货定价,我们的主场还不在我们手上。现在定价中心在欧美人手上,在芝加哥人手上,这是一百年以前的贸易格局形成,当时芝加哥是全球贸易中心,那是美国的黄金工业化时代,美国是全球的工厂,而今我们已经成为世界的工厂,而今我们成为最大的买主,而今我们在现货市场是毋庸置疑的最大买家和最大卖家,但是我们的现货市场和期货衍生品的发展情况是不相称的。作为我们这一代期货人的奋斗理想是随着现货过来,随着实体过来,是我们在亚洲能够成为大宗商品的中心。现货在我们手上,期货为什么不在我们手上,而且我们能够集聚这么大的交易量和影响力,但在国际市场上的影响力还是相当微弱,这是我们这一代期货人要解决的痛点,这是我们的奋斗责任。

  很高兴看到中国在推期货市场国际化,各种交易所也在推期货交易所国际化。上海原油已经成功推出,下个月5月4日大连交易所铁矿石推行国际化,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应该做的事情,一定能做好的事情。那么这种要引进来,引进国际客商到中国参加交易。国际客商在这里的挑战是因为中国的交易规则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比如交易系统中国是国内市场,所以我们的系统我们的习惯都是中国化的,那么国际客户都愿意参加中国期货市场的交易,都想借机会吃中餐,我们非常欢迎他们来吃我们的中餐,但是他需要知道如何使用筷子,目前用刀叉吃不了中餐,我们在很多规则上和国际有很多不同点,但我相信慢慢老外会学会熟悉我们的规则,只是需要时间而已。除了期货法规以外,还有汇率的问题。我相信在一段时间后可以解决,但同样需要时间。

  第二种方式,类似我目前所尝试的,我们一方面走出去。我做的亚太交易所就是走出去的一个实验,除了亚太交易所大家知道中金所、中德交易所、中金所参股巴基斯坦交易所,那么我是带一家中国企业在新加坡设立了APEX,新加坡亚太交易所,这几个举动属于走出去。走出去的好处是什么?利用国际规则,让欧美人能拿刀叉吃中餐,我们通过这种成熟的国际环境,成熟的国际规则来做和中国有关系的商品。因为中国很多成功的商品,比如说石油、铁矿石、大豆、天然橡胶,这些大宗商品根都在国外,都是进口产品,我们国内是消费价。铁矿石在巴西澳大利亚,大豆在南北美,我们如何把这一段路铺好,同时让国际客户参与我们中国人设立的平台,借新加坡良好的国际环境,来做中国的文章,这样国内交易所能形成一个循环,利用国内市场通过离岸方式把境外投资者集中在一起,形成一个闭环。大宗商品从产区我们就能服务,从国际服务到国内服务这样形成一个完整的服务链和产业圈。

  通过这两种方式请进来走出去来实现中国期货市场的国际化。这两个方向相辅相成,互相构成了下一步中国期货市场走向国际舞台的宏伟蓝图。

  目前亚太交易所在新加坡经过了将近两年的筹备,是新加坡历史上第一家中国人办的交易所,全世界也是中国人第一次走到海外去建交易所。我们中国人出去修铁路、买房子、修公路都完成了,但建立交易所100%由我们自己去建设是第一次,交易所无论如何还是标志性作用的一个东西,是金融皇冠上的明珠。我们经过了将近两年的准备我们在今年2月份拿到了所有的牌照,拿到了交易所的牌照,拿到了结算的牌照。

  铁矿石所有的中转量都在新加坡,大豆的交易贸易都在新加坡,石油在新加坡,新加坡是全球大宗商品贸易的一个现货中心,几乎所有的全球大宗商品贸易都在新加坡。包括我们国内中化、中石油、中粮所有的贸易团队都在新加坡,全球的ABCD四大粮商都在新加坡。新加坡是中国最好的一个离岸大宗商品市场。香港是中国最大一个股权市场的离岸中心,所以除了这些产品以外,我们也准备在陆续上市人民币兑美元的期货,铜铝的期货、人民币指数期货。整个中国金属量大,或者亚太需求量大的产品都将是亚太交易所上市的目标品种,在几年之内会有几十种品种上市,亚太交易所的宗旨构建亚洲的大宗商品定价中心。把适合在亚洲需要,适合在中国需要的,利用新加坡这么一个成熟的贸易区、自由港,利用现有的国际环境和国际规则建中国人自己的期货市场,让欧美人来适应我们的市场规则,让欧美人适应我们的交易制度,参加我们的交易,用这种方式构建国际化平台,是这样一个使命。

  那么我们的定位对国内交易所来说,第一,我们是国内交易所在离岸市场的的一个试验田和实验池。我们是国内四个交易所的海外交易所,我们为国内四个交易所提供实验,提供摸索。为中国国际化服务好四个交易所,服务好中国证监会对外开放的历史责任。

  第二个定位是推动“一带一路”的建设。大家知道“一带一路”建设,我们理解在基础设施,修公路、修铁路,但是道路连通仅仅是“一带一路”的一部分而已,还要实现商品互联互通,实现贸易互联互通,实现金融互联互通,期货交易所是金融的基础设施。交易所虽然在新加坡但客户是全球,物流是全球,如果说大豆做南美大豆,我们大豆越来越多从巴西进,我们就在巴西设立支点,如果我们做天然橡胶,我们在泰国建立支点,如果我们做铁矿石我们在澳大利亚和巴西来设立支点。通过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配合我们国家“一带一路”的建设。

  最后一个定位,我们的任务是经过若干年的准备,实现部分大宗商品定价权落地亚洲。最终要回到中国。那为什么还不能直接到中国,因为中国现在资本没有放开,还不是一个完成的国际市场,在中国资本没有完全放开之前,我们在中国门口先把定价权拿到,在资本市场没有完成打开之前我们先把这个打开。

  非常高兴有今天这个分享,也欢迎在座各位到新加坡去,我给各位打前战。谢谢。